澳门博彩娱乐平台网址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产设备 >
生产设备Group Profile

澳门博彩娱乐平台越来越快地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了

时间:2017-08-02 16:47

 
 
 
  哇!老爸!那你就惨了! 
 
   假期里,朋友送来一蔸菜。其中有根又大又嫩的黄瓜,正值瓜果大量上市之际,这黄瓜那还有谁吃,弃之也可惜,我决定用它做美容,销成薄薄的片,贴在脸上,一天两次,起码也要四、五天才能用完。 
 
     当即给渔夫和儿子布置“任务”——两人轮流负责给我贴,早晚各一次,本人要“超值”美容。没想到渔夫一反常态,当即表示不干,儿子立即响应。我先“晓之以理”,告诉他俩,用黄瓜美容,物廉可功效“卓越”,皮肤好了,我心情就好,心情好了,我情绪就好,情绪好了,他俩的好处就会多,否则,我上美容院花钱又费时,还有“虐待”这两个“没良心”之人的诸类举措。在我的“软硬兼施”下,二人被逼无奈,只得“应战”。渔夫先行,渔夫不是生手,所以做得还算熟练,合格。 
 
     轮到儿子时,他磨磨蹭蹭地“上阵”了,先在我眼圈周围摆弄了一阵,乐得“嘿嘿”直笑,还叫渔夫也来观看,父子俩都呈眉飞色舞相,渔夫也协同“作战”又再我嘴边加工了一会,大概是先给我贴成了“熊猫眼”,“八字胡”,乐够了,才非常马虎的完成其他“工序”。 
 
    如是几次,那天晚上,又轮到儿子了。他依然是先贴“熊猫眼”、“八字胡”。快完工时,叹气一口问“她要贴到多少岁?”。专注看赛事的渔夫,非常认真正式地回答:“贴到60岁,60岁她就不贴了。” 
 
     “哇!老爸!那你就惨了!”——惊呼。 
 
 
 
  回乡小记
       汽车沿着和田河边的柏油路行驶着,很好的路况,极少的车辆,晴朗朗的天,葱绿的大片棉田,一一向后离去。渐渐进入了植被较好的沙漠地带,一点也不蜿蜒的河道,不急的流水。可是水边不甚茂密的芦苇、毛拉草,东一簇,西一片,把单调的河流装饰的妩媚了。公路的两边造型奇特的野生梧桐与人工种植的梧桐林,混杂一体,煞是好看。大片的红柳林,云霞般的灿烂。零零星星的罗布麻、沙棘、骆驼刺和一些叫不上名的沙漠植物,再远些,是线条柔和起伏前去的沙丘。   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我们一家三口,还有从山东来的姐姐和她的女儿,一行5人在回“家乡”的路途上。“家乡”是姐姐的说法,我一直不知道该怎样给那个地方定位 ,那是父亲下放劳动改造的地方,那是我将近生活了20年的地方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     其实这样的景观,对土生土长的我们并不为奇,只是这20多年里,它越来越快地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了,越来越快地远离了我们的生活。现有的景色,还是近几年退耕还林的结果。远道而来的侄女的一声声惊叹,啧啧的赞美声,感染了我们,情绪好得飘然了。那当年的话题,一一涌现:打柴禾,割芦苇,挖甘草,采沙枣、、、、、、两个小字辈觉得是很有趣的生活呢。渔夫说起当年他去我家,骑自行车走了一天,骑摩托在原始森林里迷了路,开车去在沙窝里陷车的经历,两个小字辈乐得手舞足蹈。“女生,不是我老爸解救你,你现在可能还在采沙枣吧?”儿子说。“大姨,姨夫一定把你感动的一塌糊涂吧?”侄女道。   
 
 
       走走停停。两个多小时后,我们驶进了路口,还是那条路,只是现在成了柏油路,正对着路口那个职工俱乐部竟然还在!那时当年我父亲主持工作后最大的政绩了。其实就是个营部小机关办公室,和职工俱乐部的土木建筑。可那时,这样的建筑在其他单位还不多,那时的它,在我们看来,简直就是宏伟了。现在它破破旧旧的进入了我们的眼目。姐姐感慨地擦拭着眼睛。 
          
 
 
      停车了,我想打听下曾经的同伴,就去问几个在林带里乘凉的人,才问起一个从小一块长,也一块进学校当老师的同伴,那个做小买卖的年轻妹子告诉我,她得了乳腺癌,化疗去了。心头很是沉重,问起其他人,那几个乘凉的老人告诉我,他们也陆续离开了这里。这时一个50多岁的妇女走了过来,我认出了她,当年的上海青年,她得知是我后,指着树下坐着的一个男人说:“这是小皮匠啊。”(为何叫“小皮匠”不知其因,人人有绰号,是上海知青的一大特色。)略一辨认,就是他啊。我很奇怪:怎么他们两口还在这,没回上海,当年上海知青大闹回城风暴,使许多人返沪了,这小皮匠两口可是返城风暴中领袖级的人物,我调离那里时,他们就在做返沪的准备了,当年的“小皮匠”长得一表人才,脾气火爆,聪明能干。“你怎么还在这。没回上海?”,“回什么上海啊,小儿子回去了,大儿子在新疆,上海我住不起啊。”,他背靠着树,坐在地上,一左一右揽着两个脏兮兮的小女孩,“呶,你看两个孙女都要我们带啊!”“小皮匠”早年的精干清爽没一点痕迹了,完全是当地农民的样子了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  我一直对上海知青很有好感,我从小学到高中的老师,大部分是上海知青,在那个闭塞落后的年代里,托知青的从上海带给我的东西,许多是我的第一次,如:第一件的确凉花衬衣,奶糖,塑料花,录影机.......还有他们和那些老兵,老职工有很大区别的生活方式,都对本地人影响不小,他们自己做家具,自己绷软床,给草顶的房子拉上纸顶面......现在想想,是他们给兵团带来了文明。看他们现在竟这样,我有些伤感。其他几个老人也知道我们是谁了,有个老人指着那破败的俱乐部说“这还是你爸在时盖的”,在他们的指点下,我们又找到些当年的老景,还有我们住过的老屋。“你们看看吧,就要拆除了。”,“下次再来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”他们这样告诉我们。 
 
 
 
      在我们和他们寒暄的时候,侄女抓怕了几张相片,回来传在电脑上,有张相片中,那几个人迷茫又期盼的眼神,让我有些感慨,且传在这里,让有耐心看我拙文的朋友,也辩辨其中各味。 
 
 
 
(相片中抱小孩,穿白衣裤的就是小皮匠两口)
      接着我们又去了哥哥工作过的地方——水库的放水闸。这里曾经是我们的乐园,几乎没有改变,维修后的它,比原来更漂亮了。 
 
 
 
 
 
      姐姐一直很感慨、激动。我有些漠然。这里曾经给我留下了许多快乐,不快却很淡。从来不会忘记这里,可也没有迫切地想回去的愿望。我要回去,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路况、交通工具,早就有了很大改观。渔夫都回去了两次,可20年了,我没回去过,似乎曾经有过回去看看的冲动。可事到临头了,我总是又放弃了......。 
 
       又要离开“家乡”了,回眸再看看。我毕竟是回来了,还会再来吗?我茫然了。 
 
 
 
 
       阿紫的故事 
 
          那天,一上班同事就对我说:“知道吗?阿紫死了......” 
 
      于是有关阿紫的话题,成了那几天大家谈论的议题。“真可惜,红颜命薄啊!”这感叹可真是阿紫一生的写照。 
 
      认识阿紫年来已久。那年, 我结婚了。也调到了一个新的环境。搭班的就是阿紫。一照面就惊艳于她的美貌了: 娇小的身材,玲珑凸透,且不说她的鹅蛋型脸,细挺的鼻梁,肉感的红唇。最迷人的是长长睫毛掩映下的大眼睛,她看人,眼略有些斜,似看非看,似笑非笑,似嗔似怨,迷离扑朔。在办公室里,她话不多,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。偶尔说起她,大家的眼神有些神秘,言词也有些隐讳。我们虽然是搭档,可最多的交流也仅限于工作上的问题。 
 
      有天下午,我们这办公室里的人多数都没课,有些哄闹。见一40出头的男子进来了,站在阿紫办公桌前说着什么,阿紫始终没抬头,那男子个子偏高,背有些驼,头发稀疏,五官只能说还不太难看。我因前一天要阿紫帮我约个家长来校,认为那男子就是学生的家长,见那男子没说几句就走了,我赶紧过去问阿紫:“是那学生的家长吗?怎么就走了?”话才出口,就见附近的几个老师都诧异而略带紧张地看着我,有个还对我做了个“别说了”的手势。阿紫倒是“扑哧”一下笑出了声,而后苦笑着对我摇摇头。在那对我做手势的老师暗示下,我们一块出了办公室,在没人的地方,她神叨叨地说我:“你怎么乱说啊,那就是阿紫的老头(即老公),他们正闹离婚,可凶呢,说她老头身上整天别把刀,谁破坏他的家,就不放过谁,你可不能再乱说了......。” 
 
       以后渐渐熟了,有关阿紫的事情也知道了不少,据说这阿紫曾经是文工团的台柱子,能歌善舞。当时文工团里好有些已经成家的上海知青,年轻单纯的阿紫在惹出几段花边新闻,风流韵事后,名声不佳了。文工团解散后,阿紫分配到了学校。现在的这丈夫,也是上海知青,大阿紫十多岁,并没有我初见他时感觉的年龄那么大,只是面相显老罢了。和这男人的结合,也是当时轰动一时的事件了。同室工作,日久生情,男子离了婚,阿紫却变了卦,于是那上海人围追堵截,威胁恐吓,上门纠缠,简直是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,阿紫的哥哥为妹妹的事情和那上海人动了粗,还被关了派出所。家人也和阿紫断绝了关系。最终阿紫还在百般不情愿的情况下,嫁给了他。我到那学校时,他们已经有了个3岁的儿 子。 
Copyright?2017 group Allright Reserved. 广州绿兴源建材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澳门博彩娱乐平台网址